#黑红紫橙蓝黄绿 #H2OVanoss
#一隻寂寞的孩紙 #高冷但是其實是個話嘮







#尼醬總攻
#All倉

【橫倉】蘇格蘭折耳貓 第十七章

第十七章



大仓迷迷糊糊的听到了门外的响声,然后起身走到外面,结果看见了一个不认识的人正在那里翻找着什么。


小偷?!


那个人也看见了大仓,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,「你就是大仓对吧,不好意思,我找点东西,很快就会离开的。」


「嗯。」不知道是不是刚睡醒的原因,大仓有点懵,一点也不奇怪别人为什么会叫出自己的名字。


似乎声音弄得太大声,连横山也被吵醒,你出来就看见了傻站着的大仓和在乱翻东西的涉谷。


「你在找什么?」横山被吵醒整个人都非常的低气压。


「你家的螺丝笔放哪了?」


横山在电视柜的下方找了找,然后递给涉谷,「呐,拿去。」


「很快还你啊。」说完涉谷就屁颠屁颠的离开了。


横山打着哈欠,正打算回去睡个回笼觉,难得的周末被吵醒真是太讨厌了。


「他…是谁?」大仓还是理解不能。


「すばる…对哦,我还没介绍给你认识,等下次在正式介绍给你吧。」横山揉了揉眼睛,打算回房间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,「算了,我去煮早餐给你吧。」


原来是认识的啊,但是问题是,他是怎么进来的?难道说…他有钥匙?





傍晚的时候,正在客厅看电视的大仓听到了钥匙声,以为是横山回来并没有太留意,结果却看见了涉谷像个老头一样走了进来。

「啊,原来你在啊,这个…螺丝笔…我…我放在这里啊。」涉谷放下后打算离开,却被大仓给叫住了。


「你…你和横山くん认识了很久吗?」


「嗯?大概吧…在那小子还是黄毛的时候就认识了。」说着说着涉谷就笑了起来,「话说当时见到他,还以是外国人呢,害得我说着蹩脚的英文,结果却告诉我他是日本人,哈哈哈哈哈。」


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大仓根本笑不出来,可能是大仓根本就不知道涉谷所描述的横山是怎么个样子吧。


「啊,抱歉,我似乎说太多了,那我先回去了。」


「嗯。」


涉谷走之后,大仓一个人想了很多,很多关于横山和涉谷的猜想,为什么会给钥匙给他?是不是只给了他?

想了很久,大仓唯一的结论就是,横山和涉谷的关系一定不像普通朋友那样。

那天横山回来,大仓一直没有说话,就连欢迎回来都是冷冰冰的。

「大仓,心情不好吗?」

「没什么。」

「到底怎么了?」大仓这样更是让横山怀疑。

大仓犹豫了很久,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「你和那个涉谷さん是情侣吗?」

「哈?你说什么呢?!」横山差点没把饭给喷出来。

「他可以随便进出你家,难道不是吗?」

「的确也是,但是那家伙才不是我的情侣好吧。」横山噗呲笑了出来,「他啊,最多就只能算是好兄弟。」

横山看着脸红耳赤的大仓,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真的令人开心啊,他伸手摸了摸大仓的脑袋。

「笨蛋,你怎么会以为すばる是我的情侣呢。」


「他不是有你家钥匙吗。」


「有钥匙就是情侣了?我妈和我弟都有啊。」


「那怎么一样,他们是你的家人,有也是应该的。」


横山叹气,这脑袋瓜子到底想了些什么。


「总之,我把钥匙给すばる是不想他大清早的来按门铃吵我,而不是因为他是我的情侣。嘛…你不也见过他早上老跑我家吗,虽然不知道他那是什么怪癖,但是给他钥匙总比他在外面敲门比较好吧。」横山看了一眼大仓,他只是低着头并没有说些什么,「还是你想我把钥匙拿回来?」


「不用了,拿不拿又不是我说的算。」


横山用力的揉了大仓的头发。


「干嘛这么用力。」大仓捂着头。


突然,横山把头凑了过去,在大仓的嘴唇上留下了印记。


「你…!」大仓立刻捂住嘴,然后用眼睛盯着横山。


「你真是可爱呐,不过再直率点会更好哦。」横山起身向房间走去。


「你说谁不直率啦!」大仓也追了上去,不料却被椅子给绊倒。


就在摔下去的前一秒,横山一下就抱住了大仓。


在横山怀里的大仓感觉自己的心跳突然加速,脸滚烫的都可以煎熟鸡蛋了。


大仓推开横山,却被横山一个转身给壁咚站在墙边不知所措。


接着横山又凑了上去,在大仓的眼前有个放大了的横山,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,大仓不知不觉的吞了口水。


横山二话不说的吻上了大仓,然后撬开了大仓的嘴唇。


「嗯…」


口腔内被横山翻搅着,感觉所有的空气都要被横山给抽走了,艰难的推开了横山后,大仓有点上气不接下气,大口大口的喘息着。


「等…等等…」


大仓还没来得及说完,横山一下就抱起了他,将他扔到了床上。


「好痛…」就算床有多柔软,被扔下的瞬间,大仓的手先落下,整个身体的体重朝手部压去。


现在在大仓眼前的横山裕和平时的不一样,这个明显的令人可怕,还是说,这才是他原本的面目。

横山压住了大仓,双手开始不安分的在他的身上游走,在被碰到奇酷比的时候,大仓不敌快感的闷哼了一声。

「横山…くん…嗯…」


横山的鼻息在大仓的颈边喘着,并且用雄厚低音的声音在耳边述说。


「如果不喜欢的话,我可以马上停下来。」


大仓没有回复,横山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,得不到回复的横山又揉了大仓的脑袋。


「ごめん,おやすみ。」说完在大仓额头亲了一口,然后帮他盖好被子。


在横山关灯离开关门一气呵成的时候,大仓正在看着天花板发呆。


喜欢?还是不喜欢,连他自己也不清楚。


大仓转了个身,侧身弯曲着身体,自己的手不安分摸着胸膛,然后渐渐的往胯下滑去。


几次抚摸之后,大仓抽出了手,借着微弱的光看着手中那粘稠的液体。


果然自己开始变得很奇怪。


————T.B.C.————

评论
热度(5)

© CatZ🌸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