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黑红紫橙蓝黄绿 #H2OVanoss
#一隻寂寞的孩紙 #高冷但是其實是個話嘮







#尼醬總攻
#All倉

【鸟毛】萤夏(初)

*这是初稿,因为太现实了23333
就当作特典看看吧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大仓十岁那年的夏天跟着母亲来到了外婆家,贪玩的他跑去森林玩耍的时候迷路了,天越来越黑,大仓慢慢的看不清前方的路。

还是孩子的他无助的哭了起来,除了哭,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。

这时,草丛里发出了声响,打断了大仓的哭声,他紧张的看着声源处,若是什么豺狼虎豹该怎么办?逃去哪边才最好?

大仓看见了若影若现的绿光,一点,两点,然后突然变多,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位戴着狐狸面具身穿和服的人,身高似乎比他高那么一点。

突然那个人说话了,「你在这里做什么?」

「我…我迷路了。」

「你不是这里的人对吧。」

「嗯嗯。」

「我是山神,遇见我是你的幸运,起来,我带你去那边的村庄。」

「真的吗?谢谢你,山神大人。」

大仓跟着所谓的山神后面走着,直到他听见了母亲的叫唤,大仓开始的奔向母亲的怀抱里。

「傻孩子,你跑哪里去了?」

「妈妈,我在山里迷路了,是山神大人带我出来的,你看!」大仓再回头的时候,人已经不见了。

母亲也半信半疑的带着大仓回家,什么山神大人,也只有大仓一个人见过。

十年过去了,大仓依旧坚信着当年他看到的那个人就是山神,他又再一次的回到外婆家。

炎热的夏天夜晚多了虫子们的吵闹,大仓每天晚上都带着手电筒在山上寻找,偶尔早上也去走走,毕竟他也不知道山神会什么时候出现。

那天晚上,大仓晚饭后依旧跑到山上寻找山神,走到一半的时候,手电筒突然就灭了。

「居然没电了,早知道带些电池就好了。」

大仓收起电筒准备下山的时候,他在丛林里看见了若影若现的绿光,就是那个光!他焦急的跑了过去,直到撞到了人。

「哎哟!谁啊!怎么走路带眼睛的吗?疼死我了。」

山神…不对,在大仓眼前的,是一位长得很娇小的大叔。

「你谁啊大叔?」

「啊?!你撞到人还这么理直气壮的啊!」

背心,短裤,拖鞋,这就是大仓眼前那位大叔的装扮,这又怎么可能是那位山神大人呢。

「抱歉,我认错人了。」

「你在找人?」

「这和你没有关系。」大仓正打算拍拍屁股走人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又迷路了。

那位大叔看着傻傻站在的大仓,根本搞不懂想做什么。

「你不是说要找人吗?还傻站着等运到啊?」

「我…迷路了~」大仓眼眶湿润的看着大叔,「求求你带我下山吧。」

大叔一脸嫌弃,但是又不忍心把大仓扔下,谁叫自己那么有爱心呢。

「走了走了,我带你行了吧。」

「谢谢大叔!对了,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呢?」

「涉谷。」

「涉谷先生你真是个大好人。」

「你不是说要找人吗?那个人是不是也在山里迷路了?」

「山神大人才不会迷路呢。」

「山神?」涉谷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。

「你不知道吗?也难怪,毕竟见过山神大人的人就只有我一个。」

「你…什么时候见过山神?」

大仓想了想,「大概十年前吧…啊!就是十年前的今天!」

涉谷咽了口水,「你就是为了找山神,所以才回来?」

「嗯,对啊。」

「十年了,你一直都记得?」

「当然!我一定要再找到他。」

「找到了…又怎样?」

「当然要和他说声谢谢,之前的不辞而别,让我一直都惦记着。」

「你不用来找了。」

「为什么?」

「因为山神已经不在了。」

「你胡说,你之前还说没见过,现在你又说他不在了,你是不是想耍我?」

「我要是耍你找就随便说个地方了,叫你离开有什么意义?」

「我不信!我现在就回去找给你看!」大仓话才说完,就掉头跑回了山里。

「这傻子!」涉谷真的被气到想打人。

大仓一边喊着一边跑,他都不记得自己跑了多远,跑了多久。他看着眼前的绿光,终究那只是萤火虫的亮光。

山神大人,你若是能听见我的呼唤,你就出现吧。

草丛里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,大仓看了过去。

那个熟悉的和服,熟悉的面具。

「山神大人!」

大仓开心的想跑过去,但是山神缺做了禁止的动作。

「山神大人,很高兴能再见到你,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?」

「记得。」和儿童时期听到的不一样,山神的声音变得更加老成。

「我很感谢你当时拯救了我,这次回来我是想亲口和你道谢。」

「既然你已经道谢了,那你可以回去了,不要再来找我。」山神说完正打算离开。

「等一下!」大仓仔细的大量了眼前的山神,「你不是山神!你是涉谷先生对吧!」

涉谷脱下了面具,「我就是山神,同样,我也是涉谷。」

「不可能,你不是我认识的山神。」

「十年了,当年我只是随便说说,没想到你还当真了,我只是个普通人,怎么可能不长大呢?醒醒吧少年。」

这和自己一直以来的想法不一样,大仓逐渐陷入了崩溃,自己一直以来崇拜的山神大人是假的,所有的事情都是假的,这让人怎么接受。

大仓像个行尸走肉的离开了,涉谷知道,打破别人的幻想,自己也不好受,但是总比再沉浸在幻想里好得多。

之后,大仓再也没去过山里,反而坐在院子里发呆。

萤火虫啊萤火虫,告诉我那一切都是梦好吗?一场很美好的梦。

「忠义!有人找你。」外婆用出最大声喊着。

「来了!」大仓走到玄关,才发现是涉谷,「我们应该没什么好说的吧,你走吧。」

「跟我来。」涉谷拉着大仓走了出去。

「去哪?」

这是大仓才注意到涉谷穿着和服,头上还有狐狸面具。

「今天是夏日祭。」涉谷戴上面具,「就当做和你的山神道别吧。」

大仓被涉谷拉着逛了庙会,这个背影还真的是山神呐。

突然,大仓反拉着涉谷去到了没人的地方,揭开了面具,直接往涉谷的嘴上亲了一口。

「你干嘛!」涉谷连忙推开。

大仓一手把涉谷拉到了自己的怀里,「还有一点你是不知道的,为什么我过了十年之久还回来寻找山神。」

「什么?」

大仓凑到涉谷的耳边轻声说,「因为我喜欢山神。」

糟糕,涉谷想逃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已经跑不掉了。

「既然你说让我当作和山神道别,那道别前,做一些喜欢的事情,也不算很过分对吧。」

「你…」涉谷完完全全的被大仓抱得死死的。

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想做这样的事情,这真是太糟糕了。

第二天,涉谷生气气的趴在床上。

「すばる~起来吃早餐啦。」

「滚!不要!」涉谷现在看见大仓那脸就想揍他。

「来嘛,不吃会饿坏的。」

「你这个骗子,走开!」

「明明是你投怀…」大仓话没说完就被涉谷一个枕头砸了过来。

简直就是个孽缘,涉谷叹气的去吃了早餐。不过十年前,自己何曾不是因为喜欢而多管闲事呢?

大仓抱着涉谷嘻嘻的笑着。

那个迷路的孩子,现在已经不需要再在森林里哭泣了。
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评论(3)
热度(8)

© CatZ🌸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