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黑红紫橙蓝黄绿 #H2OVanoss
#一隻寂寞的孩紙 #高冷但是其實是個話嘮







#尼醬總攻
#All倉

【倉亮倉】一箭鐘情 第八章(最终章)

第八章

大倉帶著錦戶來到了遊樂園,前面的隊伍人潮擁擠,看來等買票也需要一段時間。

「你先到一旁坐著等吧,我看這隊也需要排很久。」

「不用,我陪著你也行。」錦戶堅持的陪著大倉。

但是沒過幾分鐘,錦戶因為站太久腳開始疼痛。

「說你又不聽,你快去找個位置坐著等我吧。」這傢伙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放下他的倔強。

錦戶死死的盯著大倉,嘆了口氣後,慢慢的一步一步往後面的凳子走去。

大倉看見錦戶離開,才敢拿出手機發了短信給安田。

[抱歉,我可能會遲到。]

剛發過去的幾秒後,就收到了安田的回信。

[沒事,我等你。]

[要不你先進去在禮品店裡等我吧,外面又曬又熱的。]

[也行,待會見🐧]

小企鵝?大倉看著安田的回信,那個小企鵝真可愛吶。

排了半個小時後,大倉終於買到了票,正興高采烈的走去找錦戶的時候,錦戶冷冷的說了一句話。

「太慢了!」

「誒?」大倉感覺自己無緣無故被罵有點小無辜。

進到了遊樂園,大倉先是拉著錦戶去到小食亭。

「好餓啊,我們先買點東西吃吧。」

「誒?你不是才吃完早飯嗎?」

大倉買好了一堆食物,然後借著上廁所離開了,這時他全速前進的跑去禮品店找安田。

正在看著禮品店的玩偶的安田,一點也沒有注意到大倉站在了他的身後。

大倉拿起一個小企鵝,放在安田的耳邊,「你是在等人嗎?」

安田回頭一看,「你來了。」

「抱歉,我來遲了。」

「沒事,我也是剛到,我們走吧。」

安田拉著大倉離開了禮品店,轉眼間就在海盜船的隊伍前,玩完一輪的海盜船,大倉說要去廁所又跑掉了。

他跑到錦戶所在的地方,錦戶流露出不耐煩的表情。

「去個廁所都這麼慢?」

「抱歉,人多排隊排久了。」

「走吧。」錦戶拉著大倉。

大倉又來到熟悉的地方——海盜船。

連續玩了兩遍,大倉的腸胃開始鬧情緒了,一下船就抱著旁邊的垃圾桶吐了出來。

錦戶一邊梳著大倉的後背,一邊說著他沒用,但是嘴角卻是上揚的。

大倉就這樣來來回回的和錦戶安田玩了一個上午,到了晚飯的時間,大倉買好飯又借著上廁所的時間跑去找安田,這回安田一把拉住大倉上了摩天輪。

「那個…」安田看著下面的夜景,開口對大倉說。

「嗯?」

「今天我真的很開心,謝謝你能來陪我。」

大倉不好意思的撓撓頭,「我才是呢,謝謝你邀請我來。」

「其實我一直想了很久。」

「嗯?」

「希望有一天能和你一起在遊樂園玩,最後一起坐上摩天輪看著夜景,今天能夠實現實在是太開心了。」

大倉看著安田的笑容,自己的表情卻變得越來越複雜,這個時候該給什麼表情才對?我該說些什麼?大倉的腦袋一片空白。

這不是一件開心的事嗎?為什麼自己卻感覺到痛苦?是因為自己欺騙了安田嗎?

「那個…大倉……」

安田在說著話,就在煙花上到上空最高處綻放的瞬間,大倉的眼睛也都睜大了。

下了摩天輪,兩個人的表情都很凝重。

「抱歉yasu,我可能要在這裡和你說再見了。」

「嗯?你不和我一起回去嗎?」

「抱歉,我……」

「我知道了,我先回去了,再見。」安田鞠了個躬,然後轉身離開。

「再見。」

大倉再趕到錦戶的地方的時候,錦戶已經不見了,大倉焦急的在附近找著他,最後他還是打了電話。

『もしもし?』

『もしもし。』

『你在哪裡?』

『回去了。』

『回去了?!為什麼…喂?喂?!』

大倉還沒說完,錦戶就掛斷了電話。

怎麼突然的…

大倉懷著不安的心情回到了家,他看到了錦戶正坐在客廳看電視,他鼓起了勇氣訊問錦戶。

「為什麼突然回來了?」

錦戶斜眼看了大倉一眼,並沒有說話,接著還是靜靜的看著電視。

「我問你呢?」錦戶這樣的態度讓大倉很是生氣。

「你說呢?你今天做了什麼你是知道的。」

大倉的心突然'咚'了一下,他開始緊張的吞了口水。

「今天…你也約了安田一起去遊樂園了對吧。」

「不是…我…」

「別和我說是偶遇,你今天狂去廁所,就是為了兩邊跑對吧,你到底想騙我騙到什麼時候?」錦戶捂住了自己的嘴,聲音開始抖動變得沙啞,眼睛里的淚水開始打轉。

「我原本約了你的,但是我沒注意到就答應了安田,我……」

「那你為什麼後來不去拒絕安田?」錦戶看著大倉心裡很難受,「你是喜歡安田的對吧?」

「誒…」被錦戶看出的大倉一臉震驚,「你是怎麼…」

錦戶已經忍不住淚水,「果然…你本來就是喜歡安田的對吧?」

大倉張著嘴卻說不出一句話。

「是因為我一直纏著你才不敢和他一起的對吧?」

啊嘞?為什麼我會覺得心疼,大倉看著這樣的錦戶,心像是被揪了一下。

「是的,我是喜歡安田,我也是因為你所以才一直沒能和安田一起。」

錦戶聽到眼睛都紅了,眼淚再也沒有停過。

「但是…不知道為什麼,今天安田和我表白,我居然沒有馬上就答應他,和他在摩天輪的時候,我居然想著另外一個人,我會想他有沒有好好吃飯,他一個人呆著的時候會做什麼,他會不會因為一個人會很無聊,我覺得自己快要瘋了,我明明是喜歡安田的啊,為什麼被表白的時候卻一點都不開心,我…好像中了一種叫做錦戶亮的毒。」

錦戶驚訝的看著大倉,大倉抱住了錦戶。

「我…好像喜歡你了。」

這時丸山跑了過來,推開了門手裡還拿著奇怪的東西,「大倉!我研究出來了!一箭鐘情的解藥!」

突然錦戶看著解藥,他推開了大倉,對著丸山說,「給我。」

大倉驚訝,「欸!為什麼?」

「竟然你已經喜歡我了,但是我卻是因為道具而喜歡你的,這樣對你不是很不公平嗎?」

「這…我也不是很在意。」

「但是我在意,萬一有一天一箭鐘情失效了,萬一我不喜歡你了,怎麼辦?」

大倉看著錦戶,他的眼神很堅定。

「所以…我們從頭開始吧。」

大倉開始心動了,是時候該重新審視他們的關係了,這樣錦戶就不必冠上因為道具的影響而喜歡大倉的名字。

丸山給大倉一箭恢復,大倉向錦戶射出箭,之後錦戶就暈倒了。

「maru,你的箭不會有問題吧!?」

「應該吧。」

「什麼叫應該吧!」

「呃…我…我也不太清楚欸。」

這時錦戶醒了,「幹嘛這麼吵?!」

大倉抱著錦戶,「亮醬你醒了!沒事吧,有沒有哪裡疼?」

錦戶推開大倉,「哇!幹嘛靠這麼近!」

大倉和丸山都驚訝了,「欸!?」

錦戶四處張望,「這裡哪裡?我為什麼會在這裡?」

大倉疑惑的看著錦戶,「這裡是我家,你真的不記得了?」

「記得什麼?這麼晚了,我要回去。」

大倉就這樣看著錦戶從自己家裡離開了。

「看來我的一箭恢復還有清洗記憶的功能啊。」

丸山正打算掏出小本本記錄下他的新發明的功能,大倉生無可戀的拽著丸山,嘴邊碎碎念的說著。

「賠我的亮醬。」



第二天回到學校,大倉看見錦戶和別的同學正在談笑。

大倉嘆了口氣,回到了自己的座位。

午膳的時候,錦戶也沒有過來,正當大倉獨自在戳著便當的時候,有一個人走了過來,以為是錦戶的大倉開心的抬頭,卻發現原來是安田。

大倉尷尬的看著安田。

「我能和你一起吃嗎?」

大倉看了一眼錦戶,無意間大倉也發現錦戶看了過來,錦戶的樣子相似生氣了一樣,大倉總覺得怪怪的。

「嗯,可以。」

「昨天我和你說的事情,你考慮的怎麼樣了?」

大倉想了想,突然故意提高了音量,「那我們今天放學約在球場見面吧,到時候我會給你答復的。」

「那好吧。」

放學後,在球場的邊上有個人鬼鬼祟祟的偷看著,但是那人卻沒有發現球場有任何的人,他站了出來,奇怪的看著裡面。

「你在這裡做什麼。」

大倉拍了拍錦戶的肩膀,錦戶嚇得馬上離開,但是卻被大倉抓住了手。

「亮醬!你到底要假裝到什麼時候,你明明是記得的。」

「你胡說什麼?」

大倉霸氣的抱住錦戶,卻小聲的在錦戶耳邊嘟囔,「你明明就是記得的。」

大倉的嘟囔成功的讓錦戶軟了下來,但是他還是要推開大倉。

「記得也好,不記得也罷,這根本就沒有意義。」

「怎麼會沒有意義,你記得的話就證明我們之間是有聯繫的。」

「但是我現在卻完全感受不到愛你的心情,那些記憶就像在看電影一樣,只不過電影的男主角跟我長得一樣而已。」

「亮醬!我不是說過我一定會讓你想起的嗎,所以…不要拒絕我。」

「你不是喜歡安田的嗎?你不是要答應和他交往嗎?」

「誰說我要答應他了,其實我早就拒絕了,只不過我想把你引出來才那樣說的。」

「你…」錦戶生氣的離開。

「啊!亮醬,我錯了,你打我吧,罵我吧,別走啊。」

突然錦戶停了下來,「我好像有點明白為什麼我喜歡你了。」

「欸?」

「走吧。」

「去哪裡?」

「回家啊。」

大倉笑了笑,「是!」

錦戶這才想起來,當他在開學禮看到大倉的時候,他就已經對大倉一見鍾情了。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*终于把这个拖了很久的文给完结了(。˘•ε•˘。)
    感谢一直以来给这篇文点赞的gn(大概没几个吧ರ_ರ )

*不知道文中的那个小企鹅能不能显示出来,希望能吧。

评论(1)
热度(5)

© CatZ🌸 | Powered by LOFTER